合欢,合欢

  窗外有一株合欢,临水而生,斜枝疏影,更见风韵。素日读书写字,倦累时,便倚了窗台,与之相望相知。它有着令人相见即欢的名字,亦有着草木的清新润泽之气。不与名花争奇,独自从盛夏开到深秋,远离一切蜂喧蝶飞。

aa.png


  我所居的这条幽巷,两边亦是植满了合欢树,我取名为合欢巷。合欢虽是寻常草木,却不被百姓人家所熟知,亦很少走进文人的诗章。它栽种于驿外路亭,纤细的花丝,花朵粉红色,开了又谢,谢了又开。


  或许过于平淡,无人为之停留,雅士亦不喜吟赏。有人摘梅赠友,折柳送别,采菊簪戴,乃至许多野花亦可撷之插瓶。然合欢高树繁枝,朴素清淡,不受世人思慕。我心中的合欢,却是极好的,倚在窗外,免去天涯过客的怅然。


  合欢亦有美丽的来由,相传虞舜南巡仓梧而死,其妃娥皇、女英遍寻湘江,终未寻见。二妃终日恸哭,泪尽滴血,血尽而死,逐为其神。后她们与虞舜的灵魂合二为一,幻化成合欢树。


  唐人韦庄有诗:“虞舜南巡去不归,二妃相誓死江湄。空留万古香魂在,结作双葩合一枝。”如此,合欢便寄寓了忠贞不渝的爱情。若久别重逢的眷侣,只相守,不相离合欢树叶,昼开夜合,相爱相惜。合欢花开,它荣,合欢花谢,它枯。


  合欢虽不受文人深喜吟咏,却终不被忘却。多情的纳兰公子有词:“惆怅彩云飞,碧落知何许?不见合欢花,空倚相思树。总是别时情,那得分明语。判得最长宵,数尽厌厌雨。”


  见合欢惹相思,她像是经过妙年的女子,在红尘阡陌,寂静等候某个走失的故人,情深义重。远观它,一树亭亭,明媚端然。靠近它,枝影纤柔,闻得见淡淡香气。


  合欢是无忧的,更不烦恼,因为平和,故不被群芳相妒。它绽开之时,浩浩繁盛,赏之不尽,像是长长的日子。待百花穷尽后,它仍自端然,不惧炎暑,也无畏秋霜。它开时悄无声息,败后也不动声色。


  人世是一场修行,它这一世,恰在烟火中,又这般清洁无争。它不百媚千娇,却沉静安详,她或许不得人缘,却一直叫人敬重。秋日里,绿树依旧成荫,触目皆是绵密的明朗。惟它,倚着水岸,或临路旁,清远之姿,幽静且安,毫不飘忽。


  秋风过处,合欢花铺天盖地飘洒,似一场无情的雪。它开的时候,那样如痴如醉,落的时候,也这般尽心尽意。

评论(0)

gravatar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